嘎玛赤列:表现藏文书法之美

2013-11-3 15:08:47 0人评论 2347次浏览 分类:藏文书法

《圣经》所说的“一个字就是一个宇宙”,这话对于藏文而言无疑是汉字恰如其分的标注。藏文兼备实用和审美的功效,浸透在藏民族久远的血液之中,滋养出了千姿百态的书法艺术和亘古温润的翰墨精神。无论是高居庙堂还是身处江湖,只要手中有一管竹笔一张藏纸,都会在笔墨纸砚的世界里找到柔软心灵的安顿之处。

  文字简史与藏文书法特点

  文字是书法的载体。

  人类有史以来,曾先后创造出近3000种文字,迄今全世界还剩1000多种文字,其中使用广泛的有10种,粗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以汉字为代表的象形文字;另一类是以英文为代表的字母文字。但不论是象形文字还是字母文字,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讲求“书写的规法和技艺”。

  藏文属字母文字,其特点是表音。历代书家通过探索更为合适的线条,逐渐完善书写方法,改进书写材料和工具,从而形成了一种优美的技艺形式并以竹笔、草纸、指托书为特点。

  藏文书法,传统上有真、行、草三种书体。真书体一般用于镌刻,分字以点;行书体用于公文及其他较庄重的手书文字,分字以直画;草书体用于普通记录及信札,分字以曲画。另有一种美术字体,一般限用于绘画之中。藏族历来很重视书艺的教育和学习,名人高僧,皆以不善作书为耻,常多年持续勤学苦练。

  藏文书法之美,不仅在指腕之间,而且“是呼吸,是养生,是身体的运动,是性情的表达,是做人处事的学习,是安定保佑的力量”,最终成为“与自己相处最真实的一种仪式”。

五十六个民族一家亲(藏文)作者:戴贤(藏族) 摄影:田春艳

  嘎玛赤列 用布道的心情传播对美的感动

  嘎玛赤列的藏文书法,是诸多藏文书法家中出类拔萃的一个。

  初见嘎玛赤列,是在他的家。步入庭院,走入厅堂,抬头一看,墙上无不是他的书法佳作。如行云流水,文理自然,姿态横生。

  嘎玛赤列在近三年的时间里,用八种藏文字体写了宽48厘米、长130多米的大型书法卷轴,该作品曾以藏文字体最多和规格最大最长荣获“上海大世界基尼斯之最”。从2002年至2005年的三年时间里,他用“聚吾钦软”(相当于印刷体)、簇通体(短脚行书)、簇仁体(长脚行书)、珠匝体(行书)、毕促体(楷书)、草书体、美术新体、吾钦新体八体藏文字体,敬录了藏文文法《三十颂》和著名的《萨迦格言》,总括地呈现了一千二百字的八体藏文大型书写方法和一万字的五体藏文小型书写方法。其中的“美术新体”是他自己的创造,“吾钦新体”是他对传统书写方式的改革,使得藏文印刷体能像汉字一样写入方格或长格内。他博采众长、师古而化,在传统和创新之间,走出了自己的路。

  嘎玛赤列的书法率真、自然,线条的流动也各具情趣。犹如庄子说言“天地有大美而不言”纯真自然之美为之最善。

  嘎玛赤列很注重藏文书法所表现出的线条之美。在书写“天珠文”的时候,嘎玛赤列在挥笔之前,还要划线。划线使得藏文字体在一定的规格内,彰显出其藏文书法之浑厚或流动的气质。“线是人把握大自然的一种心理形式,因此以线为主就像一份对自然的理解和体验,一条统贯宇宙的线,界破了虚空,也界破质实,当其下手风雨快,笔走龙蛇万象吞,一条颤动不己的线,就是一条绵延的生命之流。”

  用一上午,徜徉于嘎玛赤列的书法长廊;用一辈子,体味藏文书法的敬意与喜悦。

  

传统藏文的装帧形式,延续至今。

  传承和发展藏文 大任于斯人

  藏文书法是西藏文化艺术之中的一支奇葩。它记载着西藏源远流长的历史,是时间的载体,也是时间在空间的具象。

  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书写的机会却越来越少了。计算机的键盘更多地取代了传统的纸笔和书写活动,传统的藏文书法也被挤向了边缘。用传统方式来书写藏文的人,在这个时代里有种“不合时宜”。很多藏族年轻人越来越依赖于电子科技所带来的便利,而忽略了藏文书写的重要性。因此,藏文书法技艺的传承保护及其文化内涵的挖掘就显得十分重要和迫切。

  正是出于这样的思路,近年来西藏文联重视组织和推荐藏族书画家创作书画作品,举办书画展览,积极推荐参加全国性书画作品创作赛事和交流、展览,推荐参加国内外展览和国际比赛、有多位藏族书画家在国内外比赛、展览中获得奖励和荣誉。藏族书画在国内国际文化交流展出中受到欢迎和好评。

藏文书法的装裱方式,受到了汉字书法的影响。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