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平凡走成风流—— 秋加措的艺术人生

2017-9-6 10:41:29 0人评论 1550次浏览 分类:文化名人

好多天不曾排列文字了,心里却一直不曾忘记自己的文字计划。今天打开电脑纸页,也许是受情绪影响吧,我突然找不到文章开头的字句内容。虽然是朋友,因尊为老师,所以平日里很少问及他的简历,甚至年龄我也不知道。今天只有不得已破了先例,我在网页上输入“秋加措”百度一下,想找找老师的简历给文章找个开头。不料页面跳出满目的“秋加措”,一个个熟悉的富有诗意的歌名后面全是“曲作者:著名作曲家秋加措”字样,个个点击,才发现都是对那些歌曲和歌手的宣扬,而没有对秋加措的具体介绍,纯属那些歌坛老将和新秀们的作为。好不容易在藏人文化网的“文化名人”栏目里找到“秋加措”,速速点击,众多名人的光辉形象跃然目前,并都附有自说或他说的评论文章,唯独秋加措老师的介绍里只有两张普通的照片,是他和亚东,还有一位牧区老人的合影,估计是他采风时拍的。

噢,找到了!这恰恰就是我脑海里的秋加措老师了,他从来没有宣扬自我的意识!

我认识的秋加措老师比认识秋吉老师早几天,也是为了给《炉霍山歌》专辑找一位德高望重的音乐总监,当时有朋友推荐了一位叫“健康老师”的音乐人。在成都的一个茶园里,朋友介绍说这就是“健康老师”,朋友这样称呼,我也一样称呼。他说话不多,给人一种不卑不亢的感觉,也是他把我们带到秋吉老师的公司里去的,因为当时他在创作《智美更登》的音乐。后来才知道很多音乐产品是他俩合作的结晶。在健康老师的引领下,当我们带着一大帮农牧民原生态歌手进入录音棚时,那些录音师以及前来录制新歌的为人熟知的歌手们见到他都毕恭毕敬的尊称“邱老师”时,我好奇地问:健康老师您姓邱吗?他淡淡地说我的藏名叫秋加措。我立刻愣了,嘴里差点蹦出“您就是著名作曲家秋加措?”还好,忍住了。接下来的原声录制中,我静静地旁观着这位名字非常熟悉的陌生音乐大师。7天里,作曲家也的确让我见识了他非凡的音乐天赋。需要录制的每首山歌基本上都是三段歌词,而那些随心所欲唱惯了的民间歌手们,每段的腔调总会冒出一些小小的变化,很难记谱配乐,但这些变化歌手本人无从发觉,我更没听出来,只有秋加措老师突然叫停下来,录音师调音波一对照,我们才能看出其中的微小变化。而秋加措老师不是靠电脑看出来的,在闭目倾听中,他对这些第一次见面的歌手所唱的前所未闻的山歌,能一下子辨别出前后的小小变化所在,其准确度有些让人不可思议,简直就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智慧!当时,我在心里暗暗叫绝,虽然没有言语的表示,但“佩服”肯定写在了脸上。也许面对这些崇敬的目光,他习以为常了,所以表现出来的也就是视而不见,但这不是孤傲。

很多天里,他与我们带来的老、中、青年农牧民歌手们有说有笑,亲如故人。每次进入录音棚就是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奔波于录音棚内外,给歌手们耐心讲解和提示,还和大家一起食用简便的盒饭。当然,歌手们更没发现陪伴他们的这位老师是何许人士。不停地吸烟是秋加措老师的一个习惯,甚至一天可以吸两包,也许这是他消除疲劳的唯一方式。有一次,赞助录制山歌的移动公司经理王逐清特意去买了一条“云烟”犒劳他,他举起手里的烟笑笑说,我只抽这个烟,我们这才发现他这几天吸的都是普通的“红娇”。或许是因为那熟悉的性子,我在那段时间里一直无声地注视着这位艺术家,并努力连接熟悉的名字与眼前的他,但脑海里人物与名字总是分家,因为在他身上我丝毫没看出常有的那种名人表象。记得那次我们带歌手们在温江国色天香公园参观,顺便拍一些外景资料,他与我的那些农牧民歌手们一样盘腿坐在地上,或干脆躺在地上,与他们天南海北地聊天。他很有感触地给大家讲,现在创作的许多歌曲生命力很差,只有你们唱的这些歌才是经过历史的不断筛推而积淀下来的,永远不会过时,这些才叫优秀的民族文化。一席来自肺腑的语言,让那些仿佛来到另一个世界而为自己的语言、饮食、住行什么都不懂而不知所措的高原人,给予了自信和自豪感,露出开心的笑容。作为一位现代作曲家,他却坦然地否定了自己的价值!

关于秋加措老师,我知道他毕业于四川音乐学院作曲系,因为听他本人谈起过音乐系的同学。还知道他是国家一级作曲家、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因为听别人这么介绍过他。还知道他是四川省政协委员,因为在电视新闻的镜头里看见过他。还知道他的许多作品获得国家级省级大奖,因为听见许多歌手们在宣传。还知道他谱写的众人也熟知的歌曲,因为许多著名和不著名的歌手在演唱。还知道他对抢救和保护民族民间文化工作的孜孜不倦和默默奉献,因为这是我本人耳闻目睹的。《故乡的炊烟》、《姑娘走过的地方》、《阿佳卓姆》、《醉踏残云》、《思乡情》、《雪域魂》、《夜空里的星》、《乐园》、《流浪的情人》、《卓玛》……,我没有具体统计过秋加措老师的创作曲目,也没问过他。如果有朋友想知道这些数据,在网上浏览一下,可以了知大概。只要是他作的曲,歌手们绝不会忘记加上“曲作者:著名作曲家秋加措”,这不但是他们的荣耀,还会拥有更多的听众。因为秋加措老师具有天生的旋律才能和丰富敏锐的旋律感,所以他的作品充分发挥了旋律的魅力,他谱写的曲子虽然没有华丽绚烂的色彩,却显得朴实可爱。在他的音乐创作中,始终把民族性这一重要因素放在首位,致力于民族性和抒情性的古老音乐传统紧密结合。他创作出的一系列反映人民生活的作品,可以让我们深刻感觉到音乐有可以推动现实思想进取的艺术功用。那些脍炙人口的曲调,长驻人们的心灵,悠扬的旋律给人带来的舒畅是无法言说的,它能把歌词与歌声再一次升华。一曲《卓玛》,藏族唱、汉族唱、中国人唱、外国人唱、老人唱、小孩唱、女人唱、著名歌手唱、乡间牧人唱,手机铃声是《卓玛》,座机彩铃是《卓玛》,简直是唱遍了世界,成了《卓玛》的天地,这首歌曲调的悠扬和歌词的浪漫达到了完美的结合。但是面对这些,秋加措老师没有激动的表情,总是微笑之后的深思。有一次喝茶聊天时,他很有感触地给我们讲:其实许多优秀的曲子都存在老百姓的口耳相传中,那些停留于人民口里的简单而再简单不过的长调,甚至已被人民生活化的东西,才叫作文化,才叫作原生态,才是经过历史千锤百炼、历经沧桑而不衰的文化积淀。我们不应该丢了西瓜拣芝麻,忘了本自而盲目追随。有时想想,我们这些曲作者是时代的罪人,创作的歌曲生命力极差,却影响了民间传统文化的传承……尽管,我并不完全赞同他的观点,但看到他痴迷于民间文化,加上自己对这方面的浅薄,没有表明自己的观念,但他的一席话,让我找到了一直困惑的答案,那就是他对自己曾经创作的曲子或别人的高度评价很淡然的原因。可以看出,这些年他苦苦追寻的是传统文化继承与创新的完美结合。

来源:甘孜新闻网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共有0访客发表了评论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我来说几句吧

验证码: 看不清楚?